湖南民企与兰州理工大学合作失败 损失巨额投资_触摸屏清洗剂,液晶玻璃清洗剂,蓝宝石清洗剂| 东莞市澳门永利清洗材料有限公司
触摸屏清洗剂,液晶玻璃清洗剂,蓝宝石清洗剂| 东莞市澳门永利清洗材料有限公司
联系电话
   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  新闻中心 >>  新闻中心
湖南民企与兰州理工大学合作失败 损失巨额投资
发布时间:2012-05-19 10:19:27  信息来源:澳门永利清洗  点击数:

  红网长沙5月12日讯(记者 喻向阳)过去的8年时间里,蒋和国经常在永州、长沙、兰州三地穿梭。这个瘦小的、说话嘶哑的永州汉子曾和兰州理工大学合作前者提供资金支援,后者技术开发。但事与违愿,技术没转化成生产力,蒋和国称2500万元真金白银打了水漂。

  厂房设备成废铁、银行追债、工人讨薪、法院传单……迫不得已,他成天把手机号码调成“呼叫转移”,熟人也只能通过短信与其联系。5月4日晚,他在长沙市人民东路一间茶楼里,谈及与兰州理工大学近年来的合作经过,一脸憔悴。

  类似于蒋和国这种校企合作,技术转化成生产力未果的案例,近几年在国内层出不穷,亦已引起国家有关部委注意,但因“钱途光明,经不起诱惑”,并未引起民营企业家的重视。

  湖南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戴年红认为,校企合作关键之处在于风险如何分担和产权(包括技术、物化和非物化的投入)如何界定。设立第三方,必须对项目的成熟度、开发价值、风险等进行反复评估。

  反观与兰州理工大学长达7年的合作之路,戴年红的观点正是蒋和国的失败之因。

  【邂逅】

  相识高交会,开始合作

  事情得从2003年8月说起。蒋和国当时在湖南省永州市经营一家野猪养殖场,年创利达200万元,在当地他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企业家。尽管如此,他并未满足,希望寻找优质项目,壮大企业。

  2003年8月,在深圳高交会上,蒋和国通过交易信息发布,发现兰州理工大学发布多项技术成果转让信息,遂找到了兰州理工大学时任科技处副处长的李春雷。

  两人多次在电话中沟通,蒋和国也多次飞赴兰州面谈,双方最终确定,利用永州盛产红薯的优势,生产“烷基糖苷非离子表面活性剂”(简称“APG”,下同),其是一种对人体皮肤无刺激、很温和的植物源表面活性剂,广泛应用于洗发香波、浴液、餐具洗涤剂、化妆品用乳化剂、食品添加剂、工业清洗剂等领域。

  【恋爱】

  你出技术,我出资金

  2004年1月23日,蒋和国和兰州理工大学签订一份《红薯淀粉制备APG工艺开发合同》,此后不久,兰州理工大学称开发获得成功,蒋为此支付开发费用和报酬98000元。

  为了使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生产力,双方又于2005年9月23日签订了一份《红薯淀粉制备APG产业化技术开发合同》,后兰州理工大学再次声称,整体技术已达国际先进水平,适宜尽快实施工业化生产,为此蒋和国又支付研发费用和报酬共计10万元。

  为实施大规模工业化生产,双方于2007年2月28日签订了一份《1000T/Y规模制备APG产业化技术开发合同》,约定1000T/Y规模制备APG产业化技术开发项目,即设计、建造、设备的购进、生产线的调试、产品的生产等均由兰州理工大学完成,由蒋和国付费60万元。

  因蒋和国对技术一窍不通,于2007年8月20日签订了一份《委托采购及技术服务合同》,委托兰州理工大学采购相关仪器,并付费10万元。

  蒋和国称,在6年时间内他投入资金建造厂房、购买设备、招聘员工、购买原材料,花费达2500万元。

  【裂痕】

  巨额投资,产品“不能用”

  2007年12月初,兰州理工大学负责此科研的老师王青宁带领学生等11人来到永州,公司准备试产。

  经过两个月的生产,王青宁声称,产品出来了,各项指标、参数都达到要求,此后就回家过春节了。

  2008年4月27日,经营APG生产线的湖南地源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正式营业,蒋和国任法人代表。但让他失望的是,3个多月过去,生产线出来的“APG”产品“分层、变黑、发臭、悬浮物多”,发出去的样品,客户都表示“不能用”。

  据蒋和国介绍,在此后的2年时间里,经过无数次折腾,兰州理工大学还是没有生产出APG产品。他也无数次以“告知书”、“加急函”等多种形式与校方沟通,无果。

  为何兰州理工大学折腾多年生产不出APG?兰州理工大学一位从事化工研究多年的退休老师给记者打个比喻,就如人人都知道生产原子弹的原理,但真正制造原子弹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  砸进去2500多万元,蒋和国进退两难。

  2010年4月22日,蒋和国又和兰州理工大学签订一份协议,后者承诺为进一步支持前者APG及下游复配产品的研发,愿意投入100万元,并愿意出借资金50万元,但前提条件是必须签订《投资协议书》,即双方原来签订的所有合同不再履行,并不得主张任何权利。

  但此后2年,蒋和国并未得到真正的APG产品,“后经请教咨询国内专家,获知以红薯淀粉制备APG的技术不可能实现。”蒋和国说。

  【分手】

  败诉,上诉至最高院

  无奈之下,蒋和国把兰州理工大学告到了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,请求撤销双方于2010年4月22日达成的《投资协议书》,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2500万元。

  兰州理工大学的委托代理人在法庭上辩称,自2004年起,双方先后签订了多份技术开发合同,并开发出了相应的甘薯淀粉制备烷基糖苷APG产品。但由于种种原因导致双方2007年2月28日所签订的《1000T/Y规模制备APG产业化技术开发合同》无法继续履行。

  为解决上述遗留问题,双方于2010年4月22日达成《投资协议书》一份,确认已经履行部分的效力并规定尚未履行部分不再履行。在兰州理工大学支付支持蒋和国继续研发APG及下游复配产品的100万元投资款后,他拒不承认双方签订的《投资协议书》的效力。

  甘肃省高院的判决结果显示,双方并没有约定由双方共同投资建厂的内容。就蒋和国起诉请求理工大赔偿其建设厂房、职工宿舍、购买土地及支付员工工资等损失2500余万元,无事实根据,不予支持。法院并确认湖南地源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与兰州理工大学于2010年4月22日签订的《投资协议书》有效。

  4月下旬,记者致电兰州理工大学副校长喻树荣,他回复“请您联系我校律师。”但负责代理此案的律师贾军在电话中称“我回答不了”。目前,蒋和国已把和兰州理工大学的纠纷上诉至最高院,目前已办理相关手续,等候开庭。

  【思考】

  风险分担最关键

  2009年,兰州理工大学一位陈姓退休老师曾和记者闲聊的时候说:“(兰州理工大学和蒋和国)这样的纠纷在全国来说,很有标志性意义。中国喊高校和企业联姻,喊了很多年了。但产学研没转化成生产力,吃亏的全是企业,高校最多就是赔进去点时间和精力。企业一赔就是几千万。

  就本案中校企合作过程中产生的诸多问题,湖南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戴年红认为,校企之间利益分享无可非议,但不能只想到利益。

  “校企合作关键之处在于风险如何分担和产权如何界定,这包括技术、物化和非物化的投入。”戴年红说,“应该要设立第三方,对项目的成熟度、开发价值、风险等进行反复评估。”

  “现在大多数这种产研合作开始都是满怀信心,由于最初缺乏约束,最后却对簿公堂不欢而散。”戴年红说。

 

返回上一页 ]      [ 关闭窗口 ]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新闻动态  |  联系我们  |  在线留言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资料订阅

东莞市澳门永利清洗材料有限公司  备案号:粤ICP备11099653号   版权所有©Copyright 2018 技术支持:
  网站关键词:|
碳氢清洗剂|电路板清洗剂|替代三氯乙烯清洗剂|水基清洗剂|退镀液|超声波清洗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LED清洗剂LCD清洗剂
|电解除油粉|除油剂|脱脂剂|防锈剂|钝化剂|开油水|防指纹油|固化剂|防锈油